乐文小说网 > 庶女嫡宫 > 248 恐惧警告

248 恐惧警告

????????/

????????齐氏生气之后渐渐的平静下来。

????????郡主府都被烧了,还好旁边的王家只是烧了靠近大街的一排房子。

????????王忠君虽然糊涂,可这样的时候,还是出面让人把客房收拾了出来,给大哥自家暂时住着。

????????有的住的地方已经很好了,齐氏什么也没有说,晚上抱着儿子,害怕的浑身发抖。

????????王忠国去看恒哥儿,恒哥儿却躲开了,齐氏擦了眼泪,安慰道:“恒哥儿就是被吓着了。”

????????王忠国点头,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儿子的头发,先回了他们的厢房。

????????这次的大火烧的没法收场,京城顺天府和卫戍处都提心吊胆,虽然也过来帮着救场了,可杯水车薪,没有什么用处。

????????当今圣上是新朝天子,新官上任,三把火,皇帝也不例外,听说皇帝大发雷霆,在御书房里摔了瑶蕖进贡的紫玉笔洗,还把五城兵马司的头子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????????京城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的卫戍处更是竖起汗毛,一点也不敢耽搁。

????????第二日一早,顺天府丞李瀚和五城兵马司的王璋都指挥使都亲自登门王家,见了王忠国和齐氏,了解当晚发生的事。

????????说起这件事,齐氏的眼底就流露出寒光来,阴恻恻的,看着让人心里发怵,又加上她的身份,李瀚和王璋都不敢与她说话,两个人都只和王忠国说话,只要齐氏不开口,两个人绝对不愿意和她多说一句话。

????????王忠国觉得放火之事太过于蹊跷,定然不是意外,齐氏对比更是深信不疑。

????????原来昨儿夜里,王忠国回了府,就在璋池阁考儿子的诗书,恒哥儿支支吾吾的答着,齐氏疲乏,就先进屋歇下了,谁知道后来的事情就莫名其妙的发生了。

????????当时王忠国刚刚洗漱净面,恒哥儿也回房睡觉了,夫妻两个各自忙着自己的,齐氏看着账本,眉头有一下没一下的皱着。

????????王忠君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,“天色不早了,仔细别伤了眼睛,明日再接着看吧。”

????????齐氏抬头对他淡淡的笑了笑,“无妨,我再看看。”

????????王忠国叹了一口气,慢悠悠的转身去了床上,还没有走过去,外面就轰然的响起喧杂的声音,有人喊着走水了,有人喊着救命,一片乱七八糟的。

????????齐氏吓了一跳,推开窗户往外看了看,看见不远处火光冲天,橘红色的光芒照亮了这一片天穹。

????????她慌忙的收回手,下了炕,王忠国也面色一沉,朝齐氏走了过来。

????????“外面走水了,像是还有人受伤了,你在这儿好好待着,我出去看看。”

????????可齐氏却跟着站了起来,扬声喊着自己的大丫鬟和桂妈妈。

????????“桂妈妈,快去把恒哥儿抱过来,我们从后门出府。”

????????桂妈妈听着心里有些不安,外面这会儿乱成了一团,喊救命的喊救命,喊救火的救火,这时候出府并不是最好的选择。

????????“郡主,您这时候出去反而不妥,我先让红穗去看看,若是外面情况可以控制,咱们再出去,若是情况不对,我们再走,您看如何?”

????????桂妈妈是她用惯了的老人了,她做事向来稳妥,齐氏看着她镇定从容的样子,也渐渐的平静下来。

????????红穗去前面打探消息,桂妈妈就去抱恒哥儿,齐氏想到儿子,心里不由的慌张,跟着去了儿子住的地方。

????????王忠国在那儿,完全被忽视了,他望着齐氏离开的方向,心里蓦地沉了下去。

????????好在他们从后门出了郡主府,刚好巡夜的士兵和卫所都发现了这边的火情,他们平安的出府等候。

????????李瀚和王璋听了,连连向安宁郡主赔礼道歉,王忠国笑了笑,“行了,事情早一点查清楚,大家都好,这时候追究事情怎么发生的,还不如多费些时间在追查罪魁祸首上。”

????????齐氏淡淡的扫了丈夫王忠国一眼,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嗯,虽然说在天子脚下出了这样的事,你们难逃其咎,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,还是先去查清楚要紧。”

????????李瀚和王璋面面相觑,眼前这两口子,怎么看起来就怎么别扭。

????????不过既然郡主已经开口了,他们也不敢再说什么,随即恭敬的告辞了。

????????齐氏心里很是疑惑,她莫名的就想到了林玉安,相国寺回来的人告诉她没有找到林玉安的时候,她就知道这事儿坏了。

????????结果第二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,不过有一点值得怀疑的是,如果真的是林玉安,那为何她不让人直接在璋池阁最近的地方放火,却是在外院开始的,还有就是为何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放火,却是在大家很有可能都还没有就寝的时候行动了。

????????如果是她,听多了谋定而后动,自然也绝对不会这么贸贸然的动手,打草惊蛇,让敌人有喘气的机会。

????????或者说林玉安只是想要警告她而已?

????????毕竟这一系列的举动的不像是真的要她的命,而更像是在恐吓警告她。

????????齐氏长眉入鬓,眉头深锁的样子生人勿近,就连王忠国都有些不敢靠近。

????????“桂妈妈!”

????????其实忽然抬头喊道,就看见王忠国正负手现在几步远的地方带着几分探究的望着她。

????????桂妈妈闻声从外面走来,见王忠国站在哪儿,就笑着给他行礼,王忠国悠哉的直起身侧了侧,让桂妈妈过了。

????????齐氏感觉有种被窥视的羞怒,神色不悦的转过脸,王忠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转身慢悠悠的走了出去。

????????等他转身,齐氏就轻哼一声,冲着他离开的方向白了一眼,“看看,府里出了这样的大事,他却像是完全无所谓一样,倘若是我要指望他,还是罢了。”

????????知道齐氏心里有气,桂妈妈又素来了解她,笑了笑,并不答话。

????????齐氏就正了脸色,问她:“昨夜的事情你怎么看?”

????????桂妈妈神色一滞,万万没有想到齐氏会问她的看法。

????????她略微沉吟,斟酌着开口道:“老奴不像是匪徒,也不像是故意纵火。”

????????齐氏的长眉一挑,沉吟一声:“哦?那照桂妈妈来说是怎么回事儿?”

????????桂妈妈察觉到齐氏的情绪,顿了顿,憨憨的笑了笑。“老奴只是个足不出户的下人,哪里有郡主的深谋远虑,思虑周全,老奴眼拙,也只能看出这么一点端倪来。”

????????齐氏的神色这才好了些,这才把事情吩咐给了她。

????????喜安庄,重阳节出生的小九此时正躺在床上,睁着眼睛看母亲,小嘴呶呶,吐着小泡泡。

????????许妈妈满脸宠溺的看着他,林玉安也是一脸的温柔,晟哥儿姝姐儿伏在床沿,托腮支肘的看着床上的小羊羔似的弟弟。

????????红缨撩了帘子进来,周巧儿连忙把帘子放了下去。

????????她手上端了榉木茶案,笑吟吟的走到了床边,“乌鸡汤甲鱼汤,温得刚好,王妃喝一点吧?”

????????林玉安笑着点头,喝了汤,又接过许妈妈递过来的帕子擦了嘴,“这日日喝这乌鸡汤,再好的味道都有些倦了。”

????????红缨接过空碗,眼眸微动,笑问她:“那我让厨房做一碗金丝燕窝红枣羹,给您改改口味?”

????????这时候,小九哇的一声哭了起来,晟哥儿被吓得跳了起来,往后退了两步,神色有些怪异的看着床上的弟弟。

????????洗三礼办的简单,小九已经四天了,产婆和医婆也一人得了两百两银子,被送走了。

????????这几日,小儿子都特别乖,不怎么哭闹,这突然的哭闹的确也把林玉安给吓了一跳。

????????许妈妈低头去看,林玉安也撑着去看儿子。

????????红缨紧张的“咚”的一声放下碗,转身就往床边去了,周巧儿也担心的围了过去,倒把姝姐儿晟哥儿两个孩子落到了一旁。

????????等小九不哭了,几个人这才看到一脸不高兴的姝姐儿和晟哥儿。

????????“晟哥儿快来,看看你二弟。”

????????林玉安担心孩子觉得自己被冷落,就笑着喊他,晟哥儿轻哼一声,眼神带着几分幽怨的看了一眼母亲怀里的弟弟。

????????小九,小九,什么都是小九,他哪儿是母亲的儿子啊,只有小九才是吧!

????????晟哥儿忿忿的看了一眼母亲,低下了头,姝姐儿就气呼呼的道:“他长得真丑,不是我的二弟。”

????????满屋子的人都一脸惊愕,长得真丑?不是他们的二弟?

????????林玉安更是啼笑皆非,看着一对儿女闹小脾气的样子,有些无奈,又觉得孩子模样憨态可掬。

????????许妈妈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,红缨反应得更快,走了过去,笑着对姝姐儿道:“不可以胡说哦,你们知道的,你们爹爹去了东海看菩萨,这才让小九来和你们一起保护你们的娘亲,你们是至亲的人,不能乱说话哦,咱们姝姐儿是姐姐,弟弟呢还小,做哥哥姐姐的就应该保护弟弟,等弟弟长大了,就可以保护姝姐儿和晟哥儿还有你们的娘亲了,姝姐儿说好不好啊?”

????????听着红缨的话,林玉安心里蓦地就涌上一阵酸楚,孩子们这么小,就必须接受没有父亲,她的至亲是母亲和哥哥弟弟的这个现实,父亲没有办法在身边保护他们,他们就要比别人更加的勇敢。

????????这让她想起了漫山遍野的野百合,她们的宿命就是如此,只能自生自灭,和野草一样自己生长,无人料理。

????????没有父亲这个最有力的庇护,孩子们的日子没有办法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,可是她一定会尽力让孩子们过的快乐一点。

????????她侧身压了压眼角,长长的透了一口气,招手让孩子们到她身边去。

????????晟哥儿虽然不大乐意,可想到乳娘陈娘子说母亲生了弟弟,身子虚弱,不能让母亲伤心,犹豫着还是走了过去。

????????屋子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,林玉安把小九递给了小陈氏,让她抱去喂奶。

????????晟哥儿看着弟弟被抱走,这才转头看向母亲。

????????林玉安拉着姝姐儿和晟哥儿的手放在一起,两只小小的软软的手在她的大手中,显得那样的亲昵,像是一个人的手。

????????“晟哥儿,你看妹妹是不是和你长得有些相似?”

????????晟哥儿点了点头,林玉安继续道:“这就是血缘,你们兄妹一母同胞,在母亲的肚子里一起长大,从那么小变得这么大,然后一起从母亲的肚子里出来,出了妹妹,就只有小九才是和你们一样,是从母亲的肚子里出来的,他是这个世界上,和你们最亲最亲的人之一了,晟哥儿可明白。”

????????林玉安的话通熟易懂,晟哥儿明白了**分,不开心的情绪也减退了几分。

????????九月十五,齐氏派出去打听的人回来了,穿着紧身紫衣的女子英气逼人,单膝跪在地上对齐氏道:“郡主,已经打听清楚了,上山的人被调了包,我们袭击的并不是目标。”

????????“哗”的一声,茶具被齐氏一把拂到了地上,一阵的碎瓷声之后就响起一道破风声,紫衣女子脚下翩跹,似蝴蝶一样腾空而起,姿态优美的几下翻转,抓住了破空而来的东西。

????????她低低的痛呼一声,丢了那东西,一声铁器落地的声音响起,齐氏紧张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下来。

????????她满意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,低头看了一眼,是一把袖珍短刀,刀柄做过处理,中空的,一张小纸条露出了一小截,她抽出小纸条,一个纤细的东西从里面滑落下来。

????????齐氏下意识的伸手握住,一阵刺痛,她猛地张开手一甩,一个黑色的东西就被甩到了墙上,齐氏甩得极重,啪嗒一声,那东西就落在了地上。

????????紫衣女子惊讶的去看,是一条黑色的小蛇!

????????她忙去查看齐氏的伤口,好在蛇太小,没有储存多少毒液,齐氏的掌腹处只是有一个小黑点,紫衣女子想也没想,把毒给她吸了出来。

????????因为量很少,齐氏并无大碍,只是这接二连三的事情让她心里一时间无法平静下来,她看着地上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晕了的小蛇,心乱如麻。

????????很明显,这次的人只是想要警告她。

????????随着小纸条被展开,一行看不出什么字迹显露出来:谁的孩子?

????????她神色骤然震惊,像是见了鬼似的一把捏紧了纸条,嘴里吐出了几个字:“查,给我查清楚!”

  http://www.xlwxsw.com/42/42988/13741849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xlwxsw.com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lwxsw.com